智障,拖更势力,脑洞清奇,热爱捅刀

【吴邪BG】蛇镯

【十年前】
杭州某个夏天,外头难得有些凉爽。下午三四点钟时,吴邪趁着天气不错准备出去逛逛。刚出了门没几步,就被一个小不点缠上了。
小孩子长的很可爱,穿着白色兔子的T恤衫和运动裤,短短的头发软趴趴地垂在头上。个头还不到他的腰部,大眼睛水汪汪的望着他,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紧紧揪着他的裤腿:“哥哥……我……我跟爸爸妈妈走丢了……”
软软的童音带着江南水乡特有的软语,可怜兮兮的模样很是惹人心疼。吴邪蹲下身摸了摸小孩软软的头发:“乖,不哭,哥哥带你去找爸爸妈妈好不好?”“好……”小孩吸了吸鼻子,委委屈屈地朝他伸手:“要哥哥抱。”
吴邪顺势把小孩子抱了起来,一边四处张望着:“小弟弟,你爸爸妈妈长什么样子?穿的是什么颜色的衣服?”小孩本来不哭了,听到这句话又抽噎了起来:“我……我才不是男……男生……人家明明是……女孩子……呜……”
这小鬼穿的这么男孩子气留着不到耳朵的头发,谁能看出来她是女孩啊!吴邪看着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小豆丁一下慌了手脚:“对不起对不起哥哥错了,是哥哥眼睛不好不小心看错的……”小女孩一点也不理他,自顾自哭的一张小脸通红。吴邪一时心急,摸了摸口袋里好像有个小玩意,毫不犹豫地掏出来塞到了小姑娘手里:“乖不哭了,哥哥把这个给你玩。”
小姑娘停止了抽噎,好奇的看着手里的木刻手镯。吴邪这才想起那是自己昨晚去夜市上顺手买的桃木手镯,花纹刻成了一条首尾衔接的蛇,做工很是精致。小女孩拿到玩具也乖乖不哭了,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,玩的不亦乐乎。
吴邪暗松了口气,抱着她继续四处张望:“小妹妹,你记得你爸爸妈妈长什么样子吗?”“嗯……”小丫头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会,“妈妈是长头发,长的很漂亮很漂亮。爸爸是短头发,很帅很帅。”她对着吴邪露出一个八颗牙的灿烂笑容:“跟哥哥一样帅。”
……就算你说了实话我也不会原谅你这么烦人的。吴邪拍了拍她的头继续寻找,小丫头倒是像听见了什么一样,突然兴奋地抬起头看着某个方向:“我听见妈妈在叫我了!”她奋力对着那个地方挥着手:“妈妈妈妈!我在这里!”

吴邪顺着看过去,一个穿着牛仔裤的年轻女人跑了过来,一把接过吴邪手里的小布丁:“小羽你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,快吓死妈妈了……”小女孩乐呵呵地指着吴邪:“是这个哥哥帮了我的。”
年轻女人身后是个三十出头的男子,温和地朝吴邪笑了笑:“谢谢你照顾我女儿了。”“不用。”吴邪咧了咧嘴。女人发现了女儿手里的木头镯子,从她怀里拿出来还给了吴邪:“这个是你的吧?不好意思,我家孩子有点淘气,可能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吴邪看了看小丫头撇着嘴一脸要哭出来的表情,又把镯子递给了她:“不用了,反正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。”“那……这钱就当我请你买包烟吧?”男子掏了五十元塞到吴邪手里,不等他反应过来道了声谢就走了。小丫头趴在妈妈肩头,远远的朝他招手:“谢谢哥哥!哥哥再见!”


【十年后】
长发少女定定的看着面前的男人,后者在桌子上碾灭了指间的烟:“该说的我都告诉你了,自己选择吧。”
“吴小佛爷这么给我面子,我怎么敢拒绝呢。”少女轻笑一声,眼睛弯弯地看着吴邪,白净的脸向着阳光,连瞳孔都带了些亮闪闪的颜色。“一旦开始了就别想反悔,你没有回头的机会。”吴邪冷冷地看着她,“这不是你玩的冒险游戏,祝白羽。”
祝白羽没搭腔,转头朝一边的伙计讨了把匕首,慢悠悠的割起了自己的头发。直到把一头及腰长发割到了齐肩的长度,她又讨了个盒子把割下来的头发装好:“就求吴小佛爷一件事,要是没完成,就把这个当成我的遗物吧。”
这丫头倒是古怪得很,一开始被抓过来也不紧张,看见自己的脸以后却抖得跟得了帕金森一样。后来接触久了,可能是对自己的戒心小了,现在这模样,吊儿郎当地跟黑瞎子有的一拼。“要遗物的话,你戴的镯子不是更合适?”吴邪看向祝白羽的手腕,那里套着一只红铜色的桃木手镯,年代已久花纹有些模糊,能看得出主人是日日把玩着的。祝白羽摸着镯子干笑了两声:“这个可是我的护身符,留着也当给我求个平安。”
伙计看着祝白羽的表现啧啧称奇:“小佛爷,这姑娘可当真是拼了命在完成这计划,她……”“毕竟她全家人都还在我手里。”吴邪点了根烟,桌上是祝白羽的资料,里头夹着一张照片,是她六岁的全家福。上面的小女孩梳着不过耳的短发,眼睛亮晶晶的像是星子。那个小不点对吴邪来说,似乎有些眼熟。他对着照片吐了口烟,稚嫩的脸在白雾中渐渐模糊了。
吴邪原以为祝白羽能完成他的计划,却在三天后接到了她死亡的消息。伙计只拿回了一只沾满血的木镯:“小佛爷,计划……失败了。”吴邪闻言只是淡定地点了点头:“镯子放在那,你出去吧。”
祝白羽口中的护身符被他拿了过来,放在手里仔细端详着。镯子上刻的是一条首尾衔接的蛇,做工相当精致,在鳞片的缝隙里夹杂着的暗红色凝固体,给那条蛇平添了几分诡异。
吴邪再看了看那只木镯,随手把它丢进了一个木盒里,又叠在另一个长条盒子上,一起吩咐伙计寄给祝白羽的亲人。莫名的,那双仿佛闪着光芒的眼睛在他眼前一闪而过,又飞快隐入了黑暗里。

评论
热度(10)

© 一念临州 | Powered by LOFTER